您的位置:首页 > 音乐 >

乘风破浪的姐姐第二季综艺那英 浪姐评委面对那英阿谀谄媚丑态百出

看到《乘风破浪的姐姐2》第一期,其中令我印象最深的一个场景,莫过于那英在企划室与几位评委交流的过程。这完全就是一幕活生生的“浪姐版官场现形记”,全程充满了讽刺意味。

我们知道,每位姐姐在台上表演完毕后,将进入企划室与几位导师(或者说评委)面对面交流。这个环节基本上每个人都是诚惶诚恐的,而几位导师也不会对她们客气。比如安又琪被质疑“作为超女冠军,你为什么高开低走”,阿兰被苛责“你但凡勤奋一点,今天也不会在这个咖位上”等等。

但是到那英的时候,情况就大不一样了。下面我们来回顾一下这个精彩的过程:

那英在表演完毕后,站在台上咬了半天指甲,评委却迟迟给不出分数。现场其他姐姐都说,怎么要那么久?评委是不敢打分吗?

等了好久,分数终于出来了,总分79分,其中声乐21分,舞蹈15分,个人潜力21分,组合潜力22分。

那英带着这个分数进入企划室,四位导师和黄晓明立马齐刷刷地站起来,鼓掌向她表示欢迎,杜华还来了个90度鞠躬。

那英倒是不卑不亢,而四位导师似乎挺怕她的样子,一个也不敢贸然开口。正如黄晓明所说,一直都是那英给别人当导师,现在却要面对四位导师的点评。但事实上,谁是导师,谁是学生,场面气氛已经说明了一切。

黄晓明让那英说几句,那英不想说,他便让几位导师开始点评。

陈琦沅第一个开口,他说自己是4人中给那姐打分最低的,语气小心翼翼,颇有点“负荆请罪”的意思。他话一出口,旁边的杜华立马插上一刀:“他只给你打了15分!你要记住他。”

陈琦沅慌了,赶紧跟那英攀关系,说那姐咱们合作过的。杜华听到这个,再补一刀:“他直接就没给你人情分!”

什么,直接就没给人情分?这么直接的吗!敢情这个打分里面还有人情分呐?

不过你看看这个分数也确实,杜华给那英的“组合潜力”打了22分,比刘卓所打的“声乐”分21还高了1分。那英的组合潜力真有这么大?所以,杜华这22分里人情分占到几分?

杜华趁机向那英献媚道:“你一定要记住我,我给你打了最高分,22分”,然后继续吹捧,说那英一上台,观众缘好好,很喜欢很喜欢……

旁边的黄晓明听了都说,“哎呀杜华姐这一季改风格了,嘴咋这么甜呢。”

这叫改风格吗?哈哈,看对象吧!

但杜华的表现还不是几位导师里最夸张的,最夸张的应该还是陈琦沅。从尴尬的神色看得出来,自从斗胆给那英打了这个15分,又发现那英似乎对这个分数不悦之后,他心里一直是十五个吊桶打水——七上八下的,琢磨着该怎么说几句话,才能讨得太后欢心呢。

“我想问一下,那姐对刚才跳舞的表现满意吗?”他试探性地问。

那英说不太满意,可能是准备得不是很充分。

“其实那姐跳舞能力不差的,她只是一直以来对自己没有信心,你看她刚才采用的一种复古的感觉,有一些律动还挺自然的哦,还很舒服的哦……”

复古的感觉、自然的律动……陈琦沅一板一眼地发挥着自己的知识与口才,卖力地吹捧起了那英的舞蹈。我真的很好奇,阿肯老师你肆无忌惮地吹着这些彩虹屁时,脸上难道不火辣辣吗?

字幕君都给画面打上了“肯老师的说话艺术”,还有,注意到陈琦沅说这话时旁边刘卓意味深长的眼神没有?

刘卓可能是个直人,他终于没能忍住,直接问了那英一句:“是忘了吧,动作?”

那英笑了一下,招供道:“早忘了!”

哈哈哈!请容许我大笑三分钟。世纪名场面呐!

看过的都知道,以那英在舞台上那几个指挥交通的动作(有人说像做操,但应该没有这么简单敷衍的广播体操),打15分已经非常高了(人情分已经给了至少3分以上)。原来她早把原本的舞蹈动作忘得一干二净了,就是在台上瞎摆乎几下,她自己都在拼命克制别让自己笑场。

作为外行的刘卓,以及大部分观众都一眼看出来了,台下的小董洁都已经没脸看了,作为舞蹈总监的陈琦沅,却揣着明白装糊涂,愣是想把它给吹出花来,你说尴尬不尴尬?

被啪啪打脸后,陈琦沅依然不放弃,“那姐只是少了点自信,如果多点自信的话,我们根本不知道是即兴跳的,还以为是特意设计的呢。”

听到这话,刘卓再次向他投来意味深长的目光与微笑。

陈琦沅真的用实际行动诠释了什么是“只要自己不尴尬,尴尬的就是别人”的说话艺术,也淋漓尽致地呈现了什么是“拍马不打草稿”的车祸现场。

交流完毕后,那英准备离开企划室了。这时,心里仍然没底的陈琦沅,觉得自己还可以再努力一下,他站起来,双手合十,虔诚地朝那英说:“那姐,不用担心,我会帮你的。”

刘卓依然静静地看着他表演不说话。可是那英并没有回应他就走了(可能没听到),这下陈琦沅更慌了,坐立不安地对其他人说“她会恨死我的,你看她最后一个眼神都没给我。”

这就是那英的企划室之旅,是不是充满了讽刺意味?

他们作为节目导师,对作为节目选手的那英唯唯诺诺毕恭毕敬,甚至穷尽溜须拍马阿谀谄媚之能事,而对于其他选手则威严刚正,这看人下菜的功夫,也未免表现得过于明显?

他们的这种表现,也侧面证明了那英在圈内确实有挺高的地位,也自带强大的气场。但我们从那英的表现看,她本身并没有摆什么架子,只是因为跳舞出现极大的失误,她脑子似乎一直是懵的,都没怎么缓过神来。这一点,从后来刘卓问她“如果组队想在里面作为vocal担任还是舞蹈担当”时的反应就看得出来——她傻愣了半天,说“随你们安排吧”。但过了好一阵才想起自己的身份来,慌忙改口说“还是唱歌吧”。

那英当然知道自己的舞跳得非常烂,得到15分她本身应该没有什么想法,只是傻愣愣地应了句“哦,最低分”,而在陈琦沅听来,似乎那英非常介意他打的这个分,绞尽脑汁想用话去讨好她,走时没有看他就觉得她“恨死”自己了。

在某种程度上,可以说是评委在心里对那英有点妖魔化了,怕一不小心就会被她“降罪赐死”似的。实际上,那英既然愿意来参加节目,也不可能摆架子。从出道以来,她就是这样一个大大咧咧的傻大妞,因为自己表现不好被打了一个低分就耿耿于怀?这并非她的作风。

包括那英跟节目中其他姐姐说过的话,也不值得过多解读,如对张柏芝说“你别哭,我都没投你票”,对李菲儿和张馨予说“你俩谁啊”,对陈梓童说“你胖了”……这都不算什么,虽然有点儿戳心,但这样直来直去的才是那英啊。如果哪一天那英说话都开始转弯抹角了,也许你才需要考虑是不是该防着她一点了。